MORE 最新求助信息

姓 名 需要总额 已有金额
河南灾后 300000 40861.00
“向日葵 0 338.00
黄涛—A 40000 1948.00
首页 > 新闻

广州小家||陪伴是一种爱

发表时间:2018-05-20  作者:徐惠琳


 

我是儿童希望广州小家的工作人员徐惠琳(上图左)。我每周大概去医院探访2次,陪孩子们玩游戏,关注孩子们的变化,记录他们的成长。在与重病患儿相处的过程中,我也从这些孩子们的身上获得无数的感动和快乐。

小爽:初中男孩,略胖。在疾病面前,再庞大的身躯也抵不过一粒小小的药丸。他用温水送服药丸,第一次四五颗,顺利咽下。第二次,一个胶囊刚刚咽下去,咕噜一声,连同前面吃的药丸一并“回归”垃圾袋。我们无法体会这样的难受,以及病痛的无奈。看着他,什么都无法做,只有在心里默默祈求上帝对他好一点,哪怕就好一点点。

我问他是否讨厌这个病,他点头。我问他是否抵触让别人(同学、亲戚、朋友)知道自己生病的事?他点头。我问他是否难受、难过?他说,刚开始很害怕,但现在习惯了。  

但凡能用“习惯了”去描述那件令人痛苦的事情,过程必定很艰辛。我已无法继续问下去。

我没有拍这个孩子的照片。因为不忍心。

城城:4岁半,男孩。他的笑容很甜,眼睛很清澈,从他身上仿佛看不出恐惧和悲伤的影子。他好像不怕这个病,又或许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会病多久。多么想要保护这一颗单纯的心啊!他看见我拿着小台灯,很兴奋地便跑过来。我问他:“你看,这个小台灯好看吗?我们一起动手做一个好不好呢?”他爸爸也问道:“要不要呀?”他笑得更欢了,说“要,要,要”。他也明白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呢。

在制作小台灯的过程中,我给他拍照,他爸爸用家乡话和他说了句什么,他便冲着镜头笑,那种笑容能甜到人的心窝里头。他脸上一直都挂着这样甜甜的还有点小羞涩的笑容。小台灯终于做完了,他爱不释手,反复地开开关关。我要走的时候,他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跟我说谢谢,再见。

每走进一个病房,陌生的孩子会努力瞪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我。他们想让自己看起来有精神,可以玩游戏。而熟悉的孩子会开心地向我大喊:“姐姐,今天玩什么呀?游戏还是手工呀……”

我喜欢这一份工作。准确地说,不是一份工作,而是一种令人惦念的感情。每位重症孩子都被迫无奈地面对漫长又无聊的治疗时间,他们渴望陪伴,渴望娱乐。而每个家长面临经济、精神上的压力,无法在熟人面前倾诉,也不敢在孩子面前表露,他们压抑着、痛苦着,也渴望有人陪伴、聊天。

我渴望知识,渴望力量,我想和他们一起跨过这个坎,渡过这个难关。

-END-

点击>>爱心捐助广州小家

图文:徐惠琳 版式:敏儿

关于儿童希望广州小家
为远离家乡赴广州就医的孩子和家长们提供多维度服务,包括过渡住宿、自助厨房、就医协调、心理疏导、术后康复等。小家选址均在各大医院附近,免去孩子和家长的路途奔波之苦;舒适、卫生、便利,让孩子和家长们可以放心休息;厨卫、家具、家电设施齐全,粮油、日用品一应俱全。患儿家庭拎包入住,相互陪伴,共度难关。

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(简称儿童希望)是中国本土的非营利民间机构,是在河南省注册的非公募基金会,专门从事中国孤儿和困境儿童救助。

“儿童希望”始于1992年,至今已经与社会各界人士和团体共同帮助过10000多名困境儿童。2009至2015连续7年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政治协商会议提交议案、提案,呼吁完善和建立中国儿童医疗保险和权益保障制度。2010年3月29日,儿童希望正式完成注册,成立了拥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基金会。

儿童希望总部办公室在北京,并在上海、广州、河南、四川、云南设有社工站,正在执行的项目有:助养项目(河南、四川、云南)、寄养项目(北京儿童希望之家)、儿童希望反虐待项目、助医小家项目(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福州、郑州)。